您的位置  文体资讯  体育科技

纪念|刘海粟诞辰125周年,黄山纪游册页首次“全璧”呈现

  • 来源:互联网
  • |
  • 2021-03-16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2021年3月16日是刘海粟先生诞辰125周年,“笔底云烟——刘海粟和他的黄山写生”和“黄山归来再登顶——刘海粟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写生纪实文献展”两大特展将于今天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落幕。

获悉,近日,人民美术出版社将42年前出版的《刘海粟黄山纪游》以精装形式重新出版,新版收录了刘海粟先生1988年第十次登黄山写生的照片及其更多黄山写生册页,其中包括当年未收入画册的其余二本共二十三开黄山写生册页(含当年封面),包括湮没数十年的书法自序等(均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此次展览中展出),至此,刘海粟先生当年黄山写生系列册页终于首度全面呈现于世。

1988年,93岁的刘海粟第10次登黄山挥毫泼墨。

1979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刘海粟黄山纪游》封面

2021版人民美术出版社《刘海粟黄山纪游》内页

据人民美术出版社介绍,早在1979年6月,人民美术出版社即出版了刘海粟先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本个人画集《刘海粟黄山纪游》,同时这也是改革开放后国内出版的第一本在世画家的个人画集。第一版印发三万五千册,很快销售一空,第二版第二次印刷时发行量又再次达到三万七千五百册,成为众多美术爱好者、美术院校学生必读和学习国画的范本,影响巨大,至今已成经典。 事实上,这一刘海粟作品集,收录的是他1954年黄山写生作品。1954年秋,在阔别黄山十余年后,刘海粟第六次登临黄山,并在散花坞和玉屏楼住了三个多月。他一手拿毛笔,一手拿油画笔,将黄山的奇松、怪石、云海、飞瀑、泉潭尽收笔下。

但此后至《刘海粟黄山纪游》出版的1979年,25年中刘海粟未曾到访黄山,期间他经历了两次中风和劫难。但只要手能动弹,刘海粟就没有放下画笔。他埋头作画、写字,苦练基本功,并且思考如何在艺术上闯出新路,并凭着六上黄山所积累的素材,忆写黄山。

当时此画册以散页形式收入刘海粟先生原题《黄海奇观》的册页十四开及书法自序折页,封面采用的是本集中《刘海粟黄山速写图册》中的莲花峰特写。1994年,根据刘海粟先生身前意愿,《黄海奇观》全套册页连同其毕生创作精品与全部收藏无偿捐赠国家,珍藏于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最近,湮没数十年的书法自序原稿和《刘海粟黄山速写图册》二十开及另一本未完成的写生册页也重现公开展览,刘海粟先生当年黄山写生系列册页才首度全面呈现于世。

黄海奇观 刘海粟题

黄海奇观 沈裕君题

刘海粟 天门坎远眺莲花峰

刘海粟 莲花沟写玉屏峰

展览现场《刘海粟黄山纪游》

刘海粟自序局部

“ 我爱黄山,六上黄山,画了大量黄山写生。油画、国画、有泼墨、有泼彩、有白描。此册黄山图,游览诸峰,随手写景,不勤落寻常。有的以线条为主,用干湿不定、深淡不同的墨色,勾勒岩石纹理、峰峦结构,表现黄山的地质形貌。有的用墨色的浓淡,使云霞在奇峰松海中飘动。黄海奇景,通过我的感受,通过我的心灵深处,表达我对黄山的深厚感情。”这篇刘海粟的自序也一并附于1979年版的《刘海粟黄山纪游》,其中讲述了刘老对黄山的情感,以及六上黄山之时,如何以随手写景、或以线条或以水墨的方式速写黄山之景。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展览现场《刘海粟黄山速写册》,1954

如今要寻1979年《刘海粟黄山纪游》的出版物已然不易,但当年出版物原作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笔底云烟——刘海粟和他的黄山写生”中展出,通过阅读刘海粟的自序、对应解读其写生作品,再延伸看其黄山创作,能看到写生与创作一脉相承的关系。正如其自序中所说,“入黄山而又出黄山,我的黄山画中,有许多自己的影子。”

在展览接近尾声之际,在刘海粟先生诞辰125周年前,人民美术出版社将42年前出版的《刘海粟黄山纪游》以精装形式重新出版,并将当年未收入画册的其余二本共二十三开黄山写生册页(含当年封面),及刘海粟先生1988年第十次登黄山写生的照片一并收录,作为刘海粟先生诞辰纪念。

据介绍,新增加的黄山写生册页与书法自序来自刘海粟作品的收藏者陈利,这些作品也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此次展览中展出。

陈利此前在相关论坛介绍说:“我年轻时与刘海粟老有交往,一直喜欢他的作品,现在收藏了很多他的作品。收藏刘海粟先生的黄山写生册页始于去年,当时从拍卖行得知信息,其中包括有2.07米长的书法条幅横幅以及册页。拍下后,有朋友告诉我,这两件作品有出版著录,我才知道第一件书法横批是海老1979年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刘海粟黄山纪游》的书法自序。在画册里面,自序缩小后以折页的形式出版。后面的册页叫《刘海粟黄山速写图册》。册页有20开,有一开莲花峰就是1979年出版的《刘海粟黄山纪游》封面,我看了当时的出版,想找另外十多页,后来才听说在刘海粟美术馆。这次经人民美术出版社重新出版,首次全面呈现,非常开心。感觉为刘老做了一件大好事。”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馆长阮俊此前介绍,早在刘海粟先生百岁诞辰之时,文化部即给了他两个定语——“新美术运动的拓荒者、现代艺术教育的奠基人”。2021年,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对“新美术运动”回顾的研究展示,第一篇章以“一个研讨会+两个展览”展开,展览分别为“笔底云烟——刘海粟和他的黄山写生”和“黄山归来再登顶——刘海粟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写生纪实文献展”两个展览均涉及写生,刘海粟也以一生的写生实践践行自己的主张。

1988年,刘海粟第十次登临黄山照片。

刘海粟 从天都峰绝顶写莲花峰云烟

刘海粟 玉屏楼眺白鹅岭

———————

延伸阅读

1979年版《刘海粟黄山纪游》自序

1979年版《刘海粟黄山纪游》自序

黄山为天下绝秀,其幽深怪险,巉刻妙丽,朝夕变幻,出人意表。虽善绘,妙处不传也。昔人曰:“到此方知。”又曰:“岂有此理。”又曰:“不可思议。”得此十二字,千万篇游记可炬也。黄山为中国画家必游之地,在中国山水画中形成了“黄山画派”。梅清、渐江、石涛均以画黄山著名

我爱黄山,六上黄山,画了大量黄山写生。油画、国画、有泼墨、有泼彩、有白描。此册黄山图,游览诸峰,随手写景,不落寻常。有的以线条为主,用干湿不定、深淡不同的墨色,勾勒岩石纹理、峰峦结构,表现黄山的地质形貌。有的用墨色的浓淡,使云霞在奇峰松海中飘动。黄海奇景,通过我的感受,通过我的心灵深处,表达我对黄山的深厚感情。入黄山而又出黄山,我的黄山画中,有许多自己的影子。我刻了一石印,曰:“昔日黄山是我师,今日我是黄山友。”这不但说明我画黄山的过程,而且也说明了黄山在我艺术道路中的重要。我和黄山从师生关系,变成了密友关系,我对黄山的感情越来越深了。在北京画的泼彩黄山天海,用复杂的笔调,画出阔大的境界,色度明度很强,以浓郁深厚的石青、石绿、朱砂入画,使色彩和墨对照起来,色感更觉丰富。有时是色彩和水墨淋漓的大泼色,峰峦岩石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闪动,表现出黄山的峻拔雄伟,浑涵汪茫,千态万状的奇观。

我在北京和大连画了许多泼墨、泼彩山水、荷花、葡萄,还有浓艳的铁骨红梅,我想在表现的手法和美的探索中走出新天地,为中国传统艺术的推陈出新走出新路。我虽然年迈,要以“八三方年少”的精神,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贡献我的末技。

刘海粟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信笔记于北京饭店中楼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笔底云烟——刘海粟和他的黄山写生”展览现场

(注:“笔底云烟——刘海粟和他的黄山写生”和“黄山归来再登顶——刘海粟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写生纪实文献展”两大特展的展期至3月16日。本文部分资料据人民美术出版社,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及相关收藏者)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66789955